新聞資訊
大窖工的一天

發布者:貴州董酒股份有限公司     時間:2020-09-22

大窖工的一天


回望PC時代以前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

行路行得很長

讀書讀得很慢


身處于互聯網的喧囂中

人們基本上靠慣性生活

周圍有一萬只手推著你

形成一致的趣味與思想


人們以為可以改善生活

然而跑得更快

遺失在路上的東西越多



奔跑的時候連衣服都不要了

最后大家在科技的驅動下

飛奔的時候,突然發現

衣服沒了,鞋也沒了

以為科技改善生活

結果科技帶來的是996


有不少環保思想家

抨擊今日的空氣污染

暢想昔日的田園風光

資深圖書管理員Otto Bettmann

編了一本《昔日美好的時光

——它們恐怖極了!》的好書

書里有一張1900年紐約大街的照片

街上鋪滿了馬車留下的馬糞

紐約市每天有5萬匹馬

用于支撐城市交通

出門要打“馬的”

或者乘坐雙層“馬公交”

馬糞曬干后變成馬糞干

遭車輪碾壓后變成馬糞粉

馬糞粉隨風飄揚彌漫空中

百年前空氣污染比今天嚴重

直到20世紀初 汽車出現了

馬糞危機也跟著消失了


科技文明實現了

最底層人民生活品質的提高

沒有冰箱 就只能用食鹽儲存食物

沒有空調 夏天要搬塊門板睡家門口納涼

今天人們對于食品安全

和商品品質的挑剔

其實都是生活標準提高造成的


如今貴州遵義董公寺的酒廠里

依舊保留著淳樸的人工生產

導覽小姐姐會戲稱

廠里最先進的工具

就是手推車了

不論運輸糧食

還是紅糟董糟都必不可少

而廠里的制曲工、大窖工、烤酒工

一份與釀酒微生物相伴的工作

一干就是幾十年


姚仁強的家,距離董酒廠只有一墻之隔。他18歲進廠,如今已是三十余年。其父,1988年進董酒廠,直到62歲退休。董酒文化,在他的家庭里傳承了整整兩代。


三十年不換工作,一生只為一件事,這在生活節奏日益加快的今天,樸實得難以想象。


站在大窖池邊上,望著約莫五米高的池深,采訪中的我們如履薄冰,這對于每天與窖池打交道的姚仁強,則是司空見慣。


董酒的生產工藝中,大窖池最少發酵1年半以上。封窖過程隨著季節變化,夏天不到一個月,冬天則要一個月以上。


封窖后,窖內的微生物達到一定溫度才會使窖泥表面產生一層肉眼可辨識的白色。這層白色細末狀微生物是判斷一個窖池是否封閉的重要條件。


封窖前,香槽在經過攤涼之后,混合曲藥,堆放24小時之后,溫度下降到可控范圍,再下到大窖里,讓其自行升溫,此時窖工通過觀測溫度變化,適時踩窖。


踩窖的時間早晚都會影響窖內發酵,早了達不到發酵效果,晚了溫度過高有益菌會被燒壞,香味就會受到影響。踩窖的時間并不確定,四季有別,有時候會到傍晚7-8點。


封窖后的拍打亦隨季節變化,夏季的拍打頻率較冬季更高。每天都會有巡邏的窖工查看窖池是否產生新的裂紋,并及時修補。拍打的聲音,在空蕩的大窖車間里,猶如360度環繞立體聲播放,清脆嘹亮,繞梁不絕。


窖池的工作能用自動化取代嗎?


很難啊,傳統工藝講究人。哪些糟能用,哪些不能用,都需要手工鑒別,有鼻炎還不行,需要聞,眼神要好,不然下窖看不清。


每當被鏡頭掃到,姚班長便露出靦腆的笑容,而對于窖池的工藝,卻是如數家珍,侃侃而談。三十年的手藝,非朝夕可以說盡。兩代人的耕耘,成就董酒工藝的傳承。


帶著相機在廠區徒步的時候,碰見其他車間的工人,大家都很興奮,說要上電視了,瞬間被工人們的淳樸可愛感動到。


從“逃離北上廣”到“996是福報”,現代人用腳投票選擇一方天地。和大城市動輒上千萬的置業成本相比,遵義的方寸之間,成就了一生的如斯耕耘。


如果說科技文明帶給我們的是996一周的快節奏,董酒匠人則是用三十年演繹了與釀酒微生物相伴的一生。春觀夜櫻,夏望繁星,秋賞滿月,冬會初雪,如此這般,還有什么酒不好喝。



Guizhou Dongjiu Co., Ltd.

關注我們

聯系我們
電話:4006-090909
郵箱:kehufuwu@chinadongjiu.com
地址:貴州省遵義市匯川區董公寺鎮揚帆路198號
在線留言
黔ICP備18002639號 Copyright ? GUIZHOUDONGJIU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4006-090909
郵箱:kehufuwu@chinadongjiu.com
地址:貴州省遵義市匯川區董公寺鎮揚帆路198號
黔ICP備18002639號 Copyright ? GUIZHOUDONGJIU All Rights Reserved
2019中文字幕久久久精品